论朝圣的意义

今年暑假我们华盛顿DC的有些教友去耶路撒冷圣地朝圣,我听了他们的分享后很是感动。我在这里愿意和大家分享一下朝圣的意义。我们知道我们天主教会除了圣事性的礼仪和圣仪外,信友间还有各种热心善功和民间敬礼。基督徒历来都以不同方式的热心敬礼来表达他们的宗教感情。这些热心敬礼环绕着教会的圣事生活,包括敬礼圣髑,拜访圣堂,朝圣,各式敬礼游行,拜苦路,念玫瑰经及配戴圣牌等(cf. 教理1674)。朝圣是宗教或灵性生活中寻觅灵性意义的过程,而不是一般旅游观光或看风景。 

华盛顿DC每年都有不少教友到耶路撒冷、露德、法蒂玛或罗马等地方去朝圣,到底朝圣有什么意义呢?按圣经神学辞典的解释:“大多数的宗教都实行朝圣,在圣经编辑以前朝圣已是一种习俗。朝圣是善男信女的一种旅行,目的地是曾显灵显圣或宗教大师曾在那里活动的某一圣地,为在一种特别有利的环境中献上他们的祈祷。……所以,朝圣就是在礼仪的范围中去寻找天主并与祂会晤。”

朝圣的目的地通常是圣地、圣堂和具有神迹的地方:

朝圣是到一处圣地或者是对某人信仰生活有意义的地方;各大宗教都有自己的朝圣地。中国汉传佛教的圣地有山西的五台山、浙江省的菩陀山和四川的峨眉山等。伊斯兰教规定只要有能力的穆斯林一生必须去一次麦加朝圣。古代犹太教规定有能力者须每年到耶路撒冷庆祝逾越节、五旬节和帐篷节。我们天主教原则上并没有规定让每个人每年必须朝圣,但是教会让我们知道朝圣可以让我们得到某些特别的祝福和恩典。例如:在法国露德朝圣的有些病人得到了痊愈,但更多的是人们找到了自己的真正信仰。教会的圣地几乎在世界各地都有,但是主要的朝圣地点有:以色列的耶路撒冷圣地、意大利罗马的圣伯多禄大殿、法国的路德圣母显灵地、葡萄牙的法蒂玛圣母、墨西哥瓜达卢拜圣母大殿等等。我们来到这些地方,并不是说天主只临在这个地方。我们到圣地不是为了得到奇迹,而是让我们在心灵的深处与天主相遇。圣经的故事我们都很熟悉,圣母和圣若瑟在耶稣诞生后不久,便带孩子耶稣往耶路撒冷朝圣,切把他奉献给天主。圣保禄解释说:“因着信德,他旅居在所应许的地域,好像是在外邦...明认自己在世上只是外方人或旅客,他怀念的是一个美丽的家乡,即天上的家乡。”( 希11:8-16) 。 

朝圣要求我们离开我们的日常生活:

我们中的很多人都喜欢旅游,四处去游山玩水,可能比我去过的圣地还要多。朝圣就是抛开自己生活中的一切琐事和内心的挂念,然后加入朝圣之旅的行列。朝圣同时也是在帮助我们去更好的认识天主和自己。圣依肋纳在讨论圣保禄宗徒时说:“他(保禄) 离开世上的一切,跟随天主的圣言,以他的圣言为朝圣,以便能生活在圣言内。” 歷屆教宗和主教們,指出了朝聖更深一層的意義:朝聖者長途的旅程,始於分離,他離別自己的家鄉、親友,自己日常的生 活,放開一切屬於自己的瑣碎事物,和內心的掛慮;然後,勇敢地向前邁進。這時,只有熱切的祈禱才能減輕路途上的困苦。一路上,不斷的有其他旅行者加入朝聖行列,因而加強了朝聖者的勇氣。他們在旅途中一同祈禱、唱歌,交換心得,分享感受;他們在路途上是如此的開心与興奮,其实我们的一生就是一个朝圣的旅程。

朝圣之旅是一条祈祷的道路:

在许多场合里,基督徒应邀向天主作出承诺。出自个人的虔敬,基督徒也可以向天主许下要作某种善功、祈祷、施舍和朝圣等等(cf 教理2101)。因此我们可以说朝圣也是一种祈祷和学习祈祷的途径,也是一种内心归依和锻炼信德的方法。外在的到某一个地方朝圣,但更重要的是要走向天主那里。 保祿向我們每位在生命旅途上的人說,我們已不再是  “外方人或旅客,而是聖徒的同胞,是天主的家人,已被建築在宗徒和先知的基礎上”(弗 2:20)。 耶稣对那个妇人说:“你们将不在这座山,也不在耶路撒冷朝拜父……然而时候要到,且现在就是,那些真正朝拜的人,将以心神以真理朝拜父,因为父就是寻找这样朝拜祂的人。天主是神,朝拜祂的人,应当以心神以真理去朝拜祂。”﹙若四20-24﹚。耶稣所要强调的是一个人如果没有内在的虔诚与恭敬之心,地方实际上已失去了意义了。

朝圣之旅是一条归依的道路:

朝聖提醒我們補贖的精神價值,對天主的意識和信任,朝聖也教導我們重新認識生命的意義;暫時放下塵世的歡樂和憂慮,朝向那照耀我們的光輝目的地。朝圣是灵修生活的一大助力。因为它可以增加人对宗教信仰的虔敬与热心。所以自古以来,朝圣已成为一种很重要的宗教活动。今日由于交通非常便捷,所以朝圣活动也显得比以前频繁,参与的人数也众多,这原是好现象。但是今日朝圣的性质,似乎已不像以往的那么纯净了,殊属可惜。以前虽然交通不便,但仍然有交通工具可供使用。但有些朝圣者却宁可舍舟车而徒步,或以清水面包止饥解渴或禁食,以邀获天主的特别降福,或作严厉的补赎,以得罪赦。那种极大的虔敬之心,实在可以泣天动地。

每一次的朝圣旅程,都是一个补赎和悔改皈依,将自己的心灵转向天主与天主会晤。那些虔诚的教友能激发冷淡教友的信德。在圣地修和室外,你总能看到等待领受修好圣事的人群。在修好室内不知发生了多少个动人的故事。在那里无论你是患病的,贫穷的还是弱小的,你都会感到一分喜悦和内心的平安。

朝圣应该是一种感恩和分享:

 

前任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在被刺一年后(既1982年),他前往葡萄牙的法蒂玛朝圣,感谢圣母救了他的生命。他同时鼓励教友到圣地朝拜天主,在那里可以体会到圣母和耶稣带领全人类走向救恩之路。在每个教区都有一个朝圣地,例如中国上海的佘山圣母,河北保定的东闾圣母,陕西户县的圣母山等等,这些圣地可以让一些不能外出的教友们在那里默想主耶稣的救恩事件走向圣德之路。 每天都有来自世界各地,不同种族,语言,文化的朝圣团在耶路撒冷朝圣。在圣地成千上万不同肤色、种族、语言的天主子民以他们嘹亮的歌声赞美同一的天主。我们分享着同一的信仰。在圣地现示出普世教会的临现和缩影,大家以不同的语言为世界不同的需要而祈祷。在感恩和分享中,福音的基本精神已不知不觉地进入到每位朝圣者的心里了。福音的精神原是很单纯的,只是人很喜欢用理性把它复杂化了。这是一件很可惜的事情。我想我们经过了一个朝圣的过程,我们可能就会学到一些最原始的福音精神。

朝圣是一种生活体验:

朝圣是一种生活体验,有些人朝圣回来不断的抱怨;抱怨朝圣团组织的如何不好,让人没有吃好玩好等等.而这些抱怨的人,好多都是很热心的教友。在他们沉痛的表情和哀痛的语调里,我开始怀疑,朝圣为他们来说,到底是代表信仰生活的进步,或更是一种退步呢?今日的朝圣,却似乎常常与观光混为一谈。甚至有人藉朝圣之名以达到观光的目的。这真是对朝圣这种庄严而神圣的行为一大侮辱与亵渎。因此我们在朝圣前从家里出发的时候一定要端正自己的心,只有这样我们朝圣的全过程才能变成了一种修行。我们到了圣地以后,不是盲目的只拜一拜圣堂或圣像,然后四处看看走走,这样没什么大意义。我们花很多的钱和时间,从很远的地方到了圣地只是看一看就走,这样很不值得。我们是天主教徒,不是仅仅去旅游的游客。我们到了圣地要用心去体验和默想耶稣的言语,如果只是跑来跑去到处玩一下,照几张照片,那就失去了朝圣的意义。当然在圣地祈祷也是非常有用的,但如果只是为了看一眼那个圣母像,而不能改变我们的信仰生活,那朝圣的意义就没有真正体现地出来,因为我们每个人家里也有很多圣像。到了圣地要让天主的圣言进入我们的心里,去聆听他的话,从而改变我们的生活。我们要珍惜每一次朝圣的机会。朝圣也是灵修生活的一种帮助,但是我们的宗教信仰生活不能只建立在这个基础上,只能把它视为一种特殊的帮助而已。因为我们生活的本身早已成为一次恒久不断的朝圣之旅了。尽管朝圣活动在我们的生活中可能只举行了一次,或者在我们的人生中已经举行了好多次,可是,我们要在每一天中生活体现出朝圣的意义来。朝圣者最大的得益,并不是疾病得到痊愈, 而是心灵的转化以及与主的亲近。

愿天主降福大家!

Fr. John G. Chen, Catholic University of American, August 14,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