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多岁的老人家拄着木棍,踏着泥泞的山路,去看望商洛山区的教友

缅怀西安李笃安总主教

 

一、好牧人--李笃安主教

            2006525(耶稣升天节)惊悉敬爱的李笃安主教安息主怀的消息,我们深感悲痛和惋惜。李主教在人生的道路上,真可谓这场好仗已经打完,这场赛跑已经跑到了终点。李主教的一生是爱主爱人的一生,他在人生的道路上走完了79个春秋。虽然我已经有思想准备,知道主教有一天会离开我们而去,但是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泪水还是夺眶而出。我无法回家送主教最后一程,我没有机会报答李主教对我的厚爱。我只能在异国他乡为我们敬爱的李主教默默地献上我的祈祷。同时我也为有这样一位恩师和牧人而感到骄傲和自豪。

李笃安主教1927613日出生在陕西临潼邱家庄,自幼谦诚事主,热心过人。1951年祝圣为神父。晋铎后正是年轻有为之时,却逢教会的困难时期。那时他们使用各种方法强迫主教背弃信仰。有一次他们在地上用木棍组成了一个非常简单的十字架,他们告诉主教说:如果你从这个十字架上走过去,你就不用进监狱了。李主教不但没有从上面走过去,相反他却跪在地上亲吻那个十字架。为此缘故,他受到了一次几乎丧命的拳打脚踢,然后被关进监狱。他曾于19541957年,19601963年,19661979年三次被捕入狱,冤狱生活累计长达20年。在20年的铁窗生涯和劳动改造中,他们仍然不断地使用各种皮肉战和心理战术强迫主教背教。

李主教告诉我们,有一次,狱中的管理人员找他谈话并告诉他说:李笃安啊,李笃安啊,你为何如此顽固?你的同学神父们都已经出了监狱,政府已经帮助他们找了对象,他们都已经结婚了。你还在等什么呀?”他们竟用这样的奸计来诱惑主教背教。有时心理攻击比皮肉之苦更可怕,主教告诉我们说他当时非常痛苦。可是有一次放风中,当他看到了他的同学时,他激动的热泪盈眶,他们在狱中彼此鼓励和祈祷,从而使他的信仰更加坚强。1980年出监狱后,他便在临潼的公义堂区开始了他的传教工作。直到1987年晋升为西安教区主教,他才开始在古城西安开始了新的牧灵工作。李主教对我们说:我的一生,有些事情还感到满意,有些事情很失败,但是让我感到自慰的是我从来没有背弃过自己的信仰。看看主教走过的路,我们才能真正理解这句话的深刻含义。他为信仰而遭受的迫害,坐监和劳改的可怕年代的描述举不胜举。

           

 二、李主教的故事

1、我们的好牧人

            李主教几乎每年暑假都要去不同的堂区去看望教友,因为他平时还要在修院讲课。西安教区有些堂区是在山区,2003年暑假,70多岁的老人家拄着木棍,踏着泥泞的山路,去看望商洛山区的教友。下过雨的山路实在难行,有时没有办法,他老人家就脱掉鞋,卷起裤腿过河。跟随他的修士和修女也跟着他老人家过河,他们过河都感到有点怕,可是他人家一点也不怕,他的心中只有他的羊。他老人家的记忆力真是超人,时间隔了那么久,他竟然能叫出山里教友的名字来,甚至一家几口人以及小孩子的名字他都记得。老教友们激动的告诉我们,“李主教真是我们的好牧人。其实他已经用他的行动证明了他所宣讲的。他真是一位被大家所公认的伟大的牧人。陕西凤翔教区的李镜峰主教评论西安的李主教说:李笃安主教曾是一位为大家所公认的牧人,无论是官方还是地下教会,为了中国教会的合一,他曾是一位被大家所公认的主教。他关心整个中国的教会。上海的金鲁贤主教是李笃安主教生前的好朋友,他评论李主教说:李笃安是一个很有智慧的主教,在处理各种问题方面有化解矛盾的能力。香港的陈枢机也曾解密说:李主教就是前任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在200310月秘密册封的红衣主教。梵蒂冈报纸《罗马观察家报》撰文(200661日),盛赞李主教是中国主教中最为光辉的形像之一。

20057月李主教在西安主教座堂(西安南堂)为西安教区祝圣了德才兼备的党明彦主教。党主教的祝圣获得了教宗本笃十六世的批准和中国政府的认可。主教付出的牧灵心血令人可敬可佩。2005年8月底身患重病的李主教忍受着巨大的疼痛陪同西安教区的新牧人党明彦主教去商洛地区看望他的羊群,想不到那就是他最后一次的教务视察。作为一个牧人,他时刻惦念着他的羊。他再一次用他的行动告诉我们牧人为羊舍掉自己生命的深刻含义。他将教会和传福音的事业放在心上,不遗余力,全力以赴。      

 

2 、爱学习的主教

李主教是一位爱学习的主教,19874月祝圣主教后,他便开始自学意大利语。对一个60多岁的老人来说,学习一门外语是多么的不容易。他自学意大利,一年后他便不用字典可以阅读意大利文的《罗马观察家报》。1988年他又开始学习英语,白天因为工作量太大,他没有时间学习,他便坚持每天晚上让人教他学习英语,有时他太累了,晚上上课时打盹[1]。后来他告诉我们说,“我不是一个好学生,我上课时也打盹。我希望你们能抓住这个大好时机好好学习。你们是21世纪的人,是八、九点钟的太阳。广阔天地上可以大有作为,你们日后将是教会的顶梁柱和主力军。他也非常重视神父、修士和修女的培养,1996年他在西安神学院内建立了中国首家修女培训部。当时整个中国的教会都在看着这个院中院的培养工作。今天回过头去看主教的作法是正确的。目前河北和沈阳修院也相继办了修女培训班。 

李主教有超强的记忆力,他过去在西安临潼公义,他在监狱呆了20年的时间,当他从监狱出来的时候,他仍然能记得那些教友的名字。他给修士修女们上课,一个星期后他就能叫出他们的名字,而且他还知道他们教区的主教、教区的事情以及修会的事务。

 

3、祝圣主教事件(200016)

李主教是一位和蔼可亲,平易近人的牧人。他尽心尽力,几十年如一日本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宣讲福音,见证信仰。他坚持教会原则,持守教会立场,捍卫教会的尊严。200016日北京政府和中国天主教爱国会特别邀请他去北京参加中国自选自圣主教典礼。当地的政府官员陪同他到了西安机场,他过了安全检查,可是最后他却没有登上去北京参加未经圣座批准的非法祝圣主教的飞机。因为此事他受到了长达一个多月的思想教育认识错误。他也长时间受到询问、欺压和监控。后来有些教友就给主教说,你如果当时说身体不舒服,找个理由就不用受那么多的痛苦了。可是主教却说:我要表明立场,我身体很好,我没有病,生活中有些事情我们可以妥协,可是为了信仰我们就不要妥协了。他为他所宣讲的信仰作了活的见证。主教的一生是效法耶稣的一生,在信仰的原则问题上从不打折扣,以天主的旨意,教会的利益为自己毕生的人生原则。

 

420041月查出癌症

            20041月份医院诊断李主教患了肝癌,医生告诉我们说:你们为老人家准备后事吧,他已经到了肝癌后期,最多超不过半年。我们听了都非常伤心,我们教区的神父们开始都不敢告诉他,我们怕他老人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过了一个多月后我们将病情告诉了主教,没有想到他老人家竟然是那么的乐观,他说:“癌症对我来说是件好事,是天主叫我回家,其实死亡为我来说并不恐惧,我已经准备好了去接受死亡。如果天主还愿意我继续在世背十字架,我也会继续努力为教会工作。我希望天主能给我二、三年的时间,以便为��安、周至和三原祝圣新的牧人。2004年被查出患肝癌后一直到过世的这段时间,他从未抱怨,也不发牢骚,欣然接纳天主所给的一切。他说:这种病是不治之症,如果不出现奇迹,也就无药可治。无论不治还是有治,我都满怀喜悦地接受天主的旨意。当他确诊为癌症后,他更是珍惜给修士和修女们上课的机会。李主教每个星期二和星期三到修院给修士和修女们上灵修学。当修院的神父们劝他不要上课,他说:他们(修士和修女)马上要毕业了,不能耽误人家的课。同时我没有上完的课让别的神父来说,也是不太方便。我的课还是让我在他们毕业以前给他们上完。主教完全以来自信仰的力量去平静的面对疾病和死亡,他从不向疾病低头。

 

5、爱祈祷的人

            我们有时去主教府找主教,门房的师傅告诉我们:如果你找不到主教, 你在教堂里就可以找到他。他有一个习惯,就是每次吃过饭后,都要到圣堂去朝拜圣体。他每次从主教府到修院讲课,第一件事就是先到圣堂朝拜圣体。当他作牧灵访问时候,不管到那个堂区,第一件事也是先到圣堂朝拜圣体,然后才去接待教友和他们谈话,喝水和休息。我记得主教给修士考试时,他仍然是手拿着念珠在祈祷。当他在病床上的时候,他仍然在为中国的教会祈祷。 

            李主教在病床上还没有忘记教区的全体教友和教区的事务,主教也从来没有忘记过祈祷。就在他生命的最后一息,当他已躺在病床上的时候,他还在默默的为我们的教会祈祷,特别为陕西的教会祈祷。因为陕西的有些教区还没有主教后选人,他不愿看到主的羊群没有牧人。他还说希望自己在全体教友祈祷声中渡过他生命的最后时刻。天主答复了他的祈祷,就在耶稣升天节那天早上3:17分,他在6位神父、8位修女和十几位教友以及他的亲属的祈祷中安息主怀。

 

6、艰苦朴素的主教

            李主教对每一个来访的人都是那么热情,从来不会拒绝任何一个来访的人。不管你是知识分子还是山里的来客,你不用和他预约,当你想和他老人家谈话的时候,你去敲门,他就会乐意和你谈话。李主教的办公室非常简单,他的办公室也可以说是一个大房间隔成三个小房间,进门后,右边的那一间是办公室,左边的一间作卧室;办公室和卧室中间在留下一个不大的房间作为接待室,还没有我们一般家庭的客厅大,那里最多可以坐六、七个人。李主教有时由于接待客人以及繁忙的工作不能按时吃饭,他就拿一个馒头和一根葱,边走边吃。他不愿意麻烦别人,有时主教就一边在办公室吃饭一边和客人谈话。因为有些人是从很远的山区来的,有些人是从外省来的,他不愿意耽误别人的时间。和李主教接触过的人都说主教给人一种和蔼可亲的感觉。和李主教谈话让人感到非常轻松,他没有一点架子,总的感觉就好像是一位长辈在关心自己的晚辈。他说话既风趣幽默,又充满学者的智慧。一般谈话结束,他都会和你握手,并且起身会将你送到门口。

李主教的个人生活及其简单,衣食住行从不讲究。上海的金主教第一次到陕西时对李主教的评价是李主教这个人的穿衣真是一个地地道道地农民,可是他的谈话和思想却显示出他是一个真正的学者和牧人。李主教喜欢穿布鞋,当别人给他送了质量非常好的皮鞋时,他不用打开就送给其他的修士或者学生,有时也送给在大学读书的神父们。当别人送他水果或者其它东西时,他总是嫌太多。然后他就将那些东西拿到餐厅,让大家享用。

 

7、服务型的主教

李主教非常平易近人,一般的客人都会得到他的特别照顾。当客人和他吃饭时,他总会为客人盛饭和夹菜。他用他的实际行动来宣讲我来不是来受服侍,而是来服侍人的教导。作为西安的总主教,他仍然坚持在每一件事上为大家服务。记得七年前我刚开始在修院工作的时候,有一次主教找我谈话,他希望我来担任教务主任的职务。我当时立即拒绝了主教的想法。我的理由是:我太年轻没有经验。同时我这个人也不喜欢做官。。。主教老人家语重心长地告诉我,我不是让你来做官,我是让你来服务修院的教师和修士修女们。。。我当时感到非常惭愧,我想到的是权力,他时常想的却是爱德和服务。他用他的爱心和服务把天主的爱传播到陕西各地,西北各地,甚至全国各地。在李主教的带领下,西安教区得到了蓬勃的发展。我可以自豪地说如果没有李主教,就没有西安教区的繁荣和陕西天主教神哲学院和陕西修女培训部的今天。

主教不但深爱着自己的羊群,只要力所能及,他也尽力帮助西北地区的其他教区。身为总主教,他关心陕西八个教区的教务情况,亲自探访其它主教和神父弟兄们,常教导大家相互了解和对话。无论是在教会事务或在社会事务上,他都以爱德为出发点。他关心弱势群体,2001年他在西安教区成立了西北第一家社会服务办公室,立足西安,服务西北的教会和社会,面向社会开展扶贫帮困事业,造福广大群众,传扬基督博爱精神。这是中国天主教会的新发展,在这一领域中,西安教区先行一步。他积极帮助贫困的山区修路、打井、开渠、保健、教育、孤儿,支持贫困的学生上学以及修建学校。2004年初,西安教区在李主教的带领下,于西安教区成立了红枫林之家,由修女负责,全力发展艾滋病服务工作,并得到了政府的批准。    

 

三、主教的遗憾 (2006 525)

            200510月教宗本笃十六特别邀请西安的李笃安总主教,上海的金鲁贤主教,陕西凤翔的李镜峰主教以及齐齐哈尔的魏竟义主教参加在罗马举行的关于圣体圣事的世界主教大会。可是由于种种人为的因素他和其它三位主教都未能前往。香港的陈枢机对此评论说:如果我们的政府允许,那么李主教就是坐轮椅他也会很高兴的参加这个会议。正如我们知道的,李主教是历任教宗的支持着,也是促进中国教会与罗马和解,促进中国教会内部和解的主要推动者。他对中梵建交充满信心,他也为此意向时常祈祷,中梵建交也是李主教最关心的大事。李主教说:中梵建交是所有中国天主教徒的心愿。困难是存在的,但是,将在为期不远的将来恢复外交关系的。我们充满了信心,我希望所有人都能为圣座与北京之间恢复关系而祈祷:我希望能在我有生之年看到这一切。我知道,教宗本笃十六世非常关心中国教会。我的巨大愿望就是能在中国见到教宗。李主教在看到自己的愿望成为现实之前离去了。我们知道建交后,主教侯选人和祝圣主教就不是大问题了。因为现在陕西有些教区还没有主教,这件事也是主教最近几年一直惦念的事。他去世的前几天,他还在和大家谈这些事。他希望教会内部能够多一些祈祷,少一点批评。只有这样,各教区内部以及教会内部的合一就会早一点实现。

李主教生前希望在西安南郊经济开发区和西安大学城之间修建一个高档的圣堂,以方便那里教友的需要,同时也可以让那里的大学生了解我们的信仰。因为西安南郊是高薪技术开发区,是未来城市的中心。李主教也希望将已有百年历史的主教府扩建以便容纳更多的教友。主教座堂确实太小,只能容纳四百人左右,每个主日天和教会的节日,参礼的教友多达数千人,他们只能站在圣堂外面参加弥散。可是由于缺少资金以及土地纠纷的问题,直到主教去世时,圣堂也没有扩建。我们应把主教的遗憾作为我们的动力。虽然主教离开我们而去,可是他那种尽职尽责,鞠躬尽瘁,刻苦奉献的精神,永远伴随着我们。我们将化悲痛为力量,以主教为我们生活的典范和楷模,一定继承主教的遗志,踏着主教的足迹,把教会的共融和福传不断地推向前进。

主教虽然离我们而去了,可主教会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Fr. John Chen

Catholic University of America, USA

June 25, 2006

 



[1] 主教的时间表: 每天早上4:30 起床; 5:20 默想. 6:00 日课和弥散;. 7:20 早饭.  12:00 午饭, 18:00 晚饭; 19:00 晚祷。. 工作时间: 8:00-12:00, 13:00-18:00, 其实除了起床和早上祈祷的时间他能守时外, , 其他的时间他都是在工作: 接待教友和来访的教内外朋友,处理教区的事务, 回复信件,同时 每星期的星期二和三, 他要到陕西天主教神哲学院给修士和修女上课. 。